一位长者曾对我说:“一篇文章可以改变命运”
更新时间:2017-05-02 10:41 发布者:admin

   一位长者曾对我说:“一篇文章可以改变命运”。此话仅仅过了三天,我五年来第一篇文章写了一半,烟瘾便犯了,草草交卷,便急匆匆寻烟去了。这篇不经意的文章,在我不经意的潦草里,不经意地改变了命运。而这篇改变命运的文章,至今我已无法再记忆其中的内容,命运的改变是喜是悲,偶尔寻思起来,颇有些茫然,可路还是要闷头走下去的。

  从骨头里面我是痛恨“文字”的,小时候因为,写字手痛,累人,没得玩。少年了,每周的习作便是编造一些“假、大、空”的肥皂剧,更是无趣,唯一有兴趣的是代笔情书,却被老师在课堂上逐条批判,骂的是别人,没面子的却是我,把心一横,不写也罢。这一罢,便是十年,从少年倔强坚持到了青年,直到那次无意的考试.

  从痛恨“文字”开始痛恨所谓“文学”。我至今也多久没搞懂什么叫文学,在所谓“文学”上我一定是愚钝的,“四大古典”名著,看完故事便仍了,不比武侠生动,不比小人书形象,当然把其中几首名诗背下来是乐意的,万一有论题还算有些谈资。外国文学更没大兴趣,并不是对背景缺乏了解,或许对于中国历史,我不算外行,就算是世界史,也是心底有些轮廓的,但就是找不到感觉,应该是骨头已里尽受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侵毒.那部青春期时候看的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名气不小,但当年的注意力全集中在恋爱情节了。也许,在我眼里,文字构成的只有故事和幻想,而关注的只是其中的真情或道理,而其他的就当是配菜吧,权当过过眼。

  文字接触得稍多的时候,是在大学.极其厌学的我以逃课为常态.冬季逃课,常常躺在暖洋洋的被子里。,便是全身地放松,头侧放,书靠墙,拿出最大的惰性,不要让温暖的手去接触冰冷的空气,用口吹着书翻页,累了,便睡了。

   九十年代流行的文字是小资而空洞的,大学整个寝室出生于七十年代后期的愤青,惯于把批驳文字作下酒菜,一边狼吞虎咽地阅读垃圾文字,一边痛心疾首地表示不屑与垃圾文字为伍。以至流毒至今,凡观所谓现代文学如望中国足球般,厌透了。

   如今的工作须经常与文字打交道,有时深夜沉于文案中,久了也还是有些感情的,但所谓与其说是对文字,不如说是对工作的责任。

  这几年,我已不再有心情再挥洒所谓网络文字,是因为不再有当年看球砸了自家茶几的豪情,也很少激情澎湃的心情,我的年岁一天一天大了,,文字一天一天老了,文字随着我的痛恨一天天麻木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 返回贝斯特全球最奢华的老虎机品牌